logo 您現在的位置:香港文匯網 > 圖片專輯 > 瘋長的「種房」

瘋長的「種房」

2013-05-28 11:28:00
Array ( [0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5813 [news_id] => PS1305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528zf0011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在南寧市裕賓路,一排居民樓在1年左右時間先後建起三處「樓加加」。這是一組記錄這排「樓加加」「成長史」的拼版照片(左上:2012年4月22日攝;右上:2012年7月17日攝;左下:2012年11月5日攝;右下:2013年5月27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新華網 [can_reply] => 1 ) [1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5814 [news_id] => PS1305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528zf0012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廣西南寧市西鄉塘區萬秀村「超高層」民房林立(2011年8月24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 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 [can_reply] => 1 ) [2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5815 [news_id] => PS1305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528zf0013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廣西南寧市西鄉塘區萬秀村兩棟面對面的「超高層」民房幾乎貼到一起,是典型的「樓貼貼」(5月19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 [can_reply] => 1 ) [3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5816 [news_id] => PS1305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528zf0014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在南寧市西鄉塘區萬秀村,一棟已經建設完工的「超高層」民房和正在建設中的高層民房「比鄰而居」(5月24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 [can_reply] => 1 ) )
image
0/0

在南寧市裕賓路,一排居民樓在1年左右時間先後建起三處「樓加加」。這是一組記錄這排「樓加加」「成長史」的拼版照片(左上:2012年4月22日攝;右上:2012年7月17日攝;左下:2012年11月5日攝;右下:2013年5月27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新華網

image 在南寧市裕賓路,一排居民樓在1年左右時間先後建起三處「樓加加」。這是一組記錄這排「樓加加」「成長史」的拼版照片(左上:2012年4月22日攝;右上:2012年7月17日攝;左下:2012年11月5日攝;右下:2013年5月27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新華網 image 廣西南寧市西鄉塘區萬秀村「超高層」民房林立(2011年8月24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 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 image 廣西南寧市西鄉塘區萬秀村兩棟面對面的「超高層」民房幾乎貼到一起,是典型的「樓貼貼」(5月19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 image 在南寧市西鄉塘區萬秀村,一棟已經建設完工的「超高層」民房和正在建設中的高層民房「比鄰而居」(5月24日攝)。 近年來,廣西南寧市部分區域違法建設問題日益突出。根據南寧市相關規定,民房最高只能批准建4-5層。而在秀廂村,萬秀村、長堽村、虎邱村等「城中村」,超過10層甚至達到20層的民房比比皆是,「樓高高」「樓加加」「樓薄薄」「樓貼貼」等違法建築層出不窮。 在南寧市部分區域,「湊夠一撮人就建違法建築」已是城市痼疾,「破窗效應」造成競相效仿,導致違法建設現象愈演愈烈。由於無規劃私建的違法建設氾濫,缺乏有效監管,既帶來建築安全、消防安全隱患,又擾亂城市規劃、建設秩序,更損害社會公平、破壞城市形象。城市瘋狂「種房」的背後固然是利益驅動,但與此同時,查處違法建築執法週期長、違法成本低、城市違法建築存量大也是監管查處難的重要原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