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 您現在的位置:香港文匯網 > 圖片專輯 > 一個博士生的自白

一個博士生的自白

2013-06-28 16:32:33
Array ( [0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2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20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憧憬畢業後,我不知道能不能留在學校做研究,如果進不了科研單位,最終可能我還是會去找一份工作,進一個公司,因為每個人自己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。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1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3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9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求學路漫漫,這麼多年學過來走到今天,希望能繼續邁過去,到國外去繼續讀書。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2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4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8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我的哲學是「人生需要平衡發展」,我一直相信短板效應,希望自己能平衡發展,因此平時在做科研的同時,我也會多做一些學生工作、課外活動。最近在收拾行李的過程中,發現彷彿這六年的時光重現在眼前,原來這六年我還做了這麼多的事情。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3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5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7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不是逃避去找工作,在我的世界裡我覺得做研究就是我的工作,我也收到過像騰訊、Facebook之類的一些公司的offer,就業的壓力在我的心中其實也是存在的,但做研究就是我的愛好和人生理想。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4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6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6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別人經過這六年也許會就此停步,但我選擇了繼續去讀博士後,在每一個人生出口,你可能選擇的就業方式是不太一樣的。博士後對我來說其實就是一種工作,他是博士生到研究人員過渡的一種階段,我希望選擇這樣的人生方向。(圖為嚴睿在校醫院的醫務室取出國留學的體檢結果)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5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7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5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其實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潛能在哪裡,很長一段時間找不到自己的方向,比如說研究做不出來,論文發表不了,我相信每個讀博士的人心中都有同感。通過不斷努力,自己的研究成果在國際頂級刊物和會議上得到了一些認可,也有時會被邀請去做一些演講,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激勵,我很珍惜現在得到的這些榮譽。 我也很榮幸得到了母校的厚愛,獲得了北大的五四學生獎章,這個獎項是獎勵學術研究成果的,對我來說更是一種莫大的鼓勵。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6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8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4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小時候我本人其實更擅長去學文,記得高中時一次考試的作文滿分是50分,語文老師很高興的告訴我說你的作文得了49分,為什麼扣了一分呢,老師說因為得滿分太不合適了所以不得不扣了一分。 但在我的家裡爺爺、爸爸都是學理工的,小孩子肯定都會乖乖聽家裡的話,最終還是選擇學了理科計算機。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7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19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3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我叫嚴睿,是北京大學信息學院的一名博士生,今年馬上就要畢業了。2003年開始我在北航計算機系學習計算機,畢業後被保送直博最終來到了北大。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[8] => Array ( [am_id] => 797720 [news_id] => PS1306280001 [priority_list] => 0 [image_filename] => 20130628jzh0012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  浮生若夢,大學時光如同流星般瞬間劃過靜謐的夜空,短暫而淒美。我們必須離開象牙塔,去學習,去工作,去生活,去尋找我們在社會上的位置,去尋找屬於我們自己真正的未來……中新網 [can_reply] => 1 ) )
image
0/0

  憧憬畢業後,我不知道能不能留在學校做研究,如果進不了科研單位,最終可能我還是會去找一份工作,進一個公司,因為每個人自己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。中新網

image   憧憬畢業後,我不知道能不能留在學校做研究,如果進不了科研單位,最終可能我還是會去找一份工作,進一個公司,因為每個人自己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。中新網 image   求學路漫漫,這麼多年學過來走到今天,希望能繼續邁過去,到國外去繼續讀書。中新網 image   我的哲學是「人生需要平衡發展」,我一直相信短板效應,希望自己能平衡發展,因此平時在做科研的同時,我也會多做一些學生工作、課外活動。最近在收拾行李的過程中,發現彷彿這六年的時光重現在眼前,原來這六年我還做了這麼多的事情。中新網 image   不是逃避去找工作,在我的世界裡我覺得做研究就是我的工作,我也收到過像騰訊、Facebook之類的一些公司的offer,就業的壓力在我的心中其實也是存在的,但做研究就是我的愛好和人生理想。中新網 image   別人經過這六年也許會就此停步,但我選擇了繼續去讀博士後,在每一個人生出口,你可能選擇的就業方式是不太一樣的。博士後對我來說其實就是一種工作,他是博士生到研究人員過渡的一種階段,我希望選擇這樣的人生方向。(圖為嚴睿在校醫院的醫務室取出國留學的體檢結果)中新網 image   其實每個人都不知道自己的潛能在哪裡,很長一段時間找不到自己的方向,比如說研究做不出來,論文發表不了,我相信每個讀博士的人心中都有同感。通過不斷努力,自己的研究成果在國際頂級刊物和會議上得到了一些認可,也有時會被邀請去做一些演講,這對我來說是一種激勵,我很珍惜現在得到的這些榮譽。 我也很榮幸得到了母校的厚愛,獲得了北大的五四學生獎章,這個獎項是獎勵學術研究成果的,對我來說更是一種莫大的鼓勵。中新網 image   小時候我本人其實更擅長去學文,記得高中時一次考試的作文滿分是50分,語文老師很高興的告訴我說你的作文得了49分,為什麼扣了一分呢,老師說因為得滿分太不合適了所以不得不扣了一分。 但在我的家裡爺爺、爸爸都是學理工的,小孩子肯定都會乖乖聽家裡的話,最終還是選擇學了理科計算機。中新網 image   我叫嚴睿,是北京大學信息學院的一名博士生,今年馬上就要畢業了。2003年開始我在北航計算機系學習計算機,畢業後被保送直博最終來到了北大。中新網 image   浮生若夢,大學時光如同流星般瞬間劃過靜謐的夜空,短暫而淒美。我們必須離開象牙塔,去學習,去工作,去生活,去尋找我們在社會上的位置,去尋找屬於我們自己真正的未來……中新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