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go 您現在的位置:香港文匯網 > 圖片專輯 > 「非暴力顛覆」八大步驟

「非暴力顛覆」八大步驟

2014-10-29 13:06:28
Array ( [0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37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1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美國政治學者吉恩.夏普(Gene Sharp)以透過非暴力運動推翻政權的論述著稱,在西方被吹捧為「非暴力抵抗教父」,其提出的理論更成為全球多次「顏色革命」的藍本。夏普所著的《從獨裁到民主》,更被追隨者奉為「顏色革命聖經」。夏普的示威手段大致可歸納成「以非暴力顛覆政權」的八大步驟。 1. 要有「戰略規劃」:夏普稱,,行動要成功必須要有戰略規劃,大意是指計算一個行動方針,規劃如何從當前形勢達到所期望的未來局勢。為達到此目標的規劃,通常展開一系列分階段的「戰役」和其他有組織的活動,旨在加強群眾和社會力量的同時,削弱政權的力量。■夏普被視為「非暴力顛覆」的「理論推手」。香港文匯報 [can_reply] => 1 ) [1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38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2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2. 準備好對抗清場 :示威很多時會遇上警方武力清場,夏普稱,策劃者尤其要清楚評估暴力的臨界點,確定如何承受、反擊或避免這種可能加緊的鎮壓。具體戰術上,這包括預先警告示威者,讓他們得知有關風險。以2011年埃及反政府示威活動為例,示威者佔據開羅解放廣場,公然違抗當局勒令離開的命令。■圖為2011 年埃及示威者焚燒雜物,濃煙衝天。 [can_reply] => 1 ) [2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39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3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3. 利用同一顏色扮團結: 從格魯吉亞「玫瑰革命」、烏克蘭「橙色革命」和吉爾吉斯斯坦「鬱金香革命」,到近年中東「茉莉花革命」,均可見示威者利用某一顏色或標誌,作為團結和凝聚群眾的手段,讓運動不致因為群眾意見不一,變成一盤散沙而瓦解。■圖為烏克蘭「橙色革命」支持者穿著橙色衣服。 [can_reply] => 1 ) [3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40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4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4. 借歷史名人「過橋」: 印度聖雄甘地採用非暴力手段,擊倒壓逼民眾的不公義法律,把印度從英國殖民政權中解放出來,被視為非暴力運動的典範。這種手段成為後來者仿傚對象。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藉此幫助美國非裔民眾爭取人權;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則藉此結束南非種族隔離政策。這些歷史人物的行為引來不少示威活動策劃者仿傚,但很多「非暴力」運動最終變了質。以去年底至今年初的烏克蘭反政府示威為例,示威者不惜強行佔領多幢政府建築物,更多次與防暴警察在街頭展開流血衝突,造成多人死傷。■左為曼德拉,右為馬丁路德金。 [can_reply] => 1 ) [4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41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5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5.自發掃街 美化示威: 《從獨裁到民主》總結出198種「非暴力」手段,包括示威、遊行、罷工及形形式式的所謂「公民抗命」。文章稱,任何能削弱政權,並團結及加強反政權力量的行動,也可視之為成功有效的非暴力「武器」。例如示威者自發執拾示威現場的垃圾、組織示威者履行公民責任清潔街道等,有助凸顯示威者非暴徒或鬧事的烏合之眾,企圖以此爭取普羅大眾的信任和支持。 [can_reply] => 1 ) [5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42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6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6. 破壞政權支持基礎: 夏普指出,規劃和執行反政權行動時,很重要的是仔細注意政權主要支持者和助手,包括他們的內部派系、政黨、警察和官僚,尤其是軍隊。仔細評估軍隊對政權的忠誠度,判斷哪方面可能存在弱點,削弱政權的信任根基,同時增強示威一方的力量。文章提到,當遇上民間示威,鎮壓是政權可以採取的手段,當中警察和軍隊是行動的基石。此時示威者要展示友善態度,令對方失去鎮壓的口實。示威者展示和平行徑,甚至可能獲對方同情和支持,反成為保護示威者的力量。■圖為前年巴林反政府示威者與警方對峙。 [can_reply] => 1 ) [6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43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7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7. 誇大警方武力 博同情 參與示威的人多是對現政權不滿,如果能利用政權一些失誤或不當行為,不僅能進一步加強反抗情緒,亦可招攬更多人加入抗議。在顏色革命中,最常見手法是放大軍隊或警方在維持治安時的「暴力」行為,爭取公眾對示威者的同情和支持。 [can_reply] => 1 ) [7] => Array ( [am_id] => 824244 [news_id] => PS1410290001 [priority_list] => 1 [image_filename] => 20141029xgh0018.jpg [image_description] => 8. 與暴力示威者劃清界線 發起示威的組織必須緊守非暴力原則,因為若運動底線失守,非暴力示威亦會隨之變質。夏普稱,組織者在確保示威者遵守此原則的同時,亦要果斷與一些使用或鼓吹暴力的示威者劃清界線。香港文匯報 [can_reply] => 1 ) )
image
0/0

美國政治學者吉恩.夏普(Gene Sharp)以透過非暴力運動推翻政權的論述著稱,在西方被吹捧為「非暴力抵抗教父」,其提出的理論更成為全球多次「顏色革命」的藍本。夏普所著的《從獨裁到民主》,更被追隨者奉為「顏色革命聖經」。夏普的示威手段大致可歸納成「以非暴力顛覆政權」的八大步驟。 1. 要有「戰略規劃」:夏普稱,,行動要成功必須要有戰略規劃,大意是指計算一個行動方針,規劃如何從當前形勢達到所期望的未來局勢。為達到此目標的規劃,通常展開一系列分階段的「戰役」和其他有組織的活動,旨在加強群眾和社會力量的同時,削弱政權的力量。■夏普被視為「非暴力顛覆」的「理論推手」。香港文匯報

image 美國政治學者吉恩.夏普(Gene Sharp)以透過非暴力運動推翻政權的論述著稱,在西方被吹捧為「非暴力抵抗教父」,其提出的理論更成為全球多次「顏色革命」的藍本。夏普所著的《從獨裁到民主》,更被追隨者奉為「顏色革命聖經」。夏普的示威手段大致可歸納成「以非暴力顛覆政權」的八大步驟。 1. 要有「戰略規劃」:夏普稱,,行動要成功必須要有戰略規劃,大意是指計算一個行動方針,規劃如何從當前形勢達到所期望的未來局勢。為達到此目標的規劃,通常展開一系列分階段的「戰役」和其他有組織的活動,旨在加強群眾和社會力量的同時,削弱政權的力量。■夏普被視為「非暴力顛覆」的「理論推手」。香港文匯報 image 2. 準備好對抗清場 :示威很多時會遇上警方武力清場,夏普稱,策劃者尤其要清楚評估暴力的臨界點,確定如何承受、反擊或避免這種可能加緊的鎮壓。具體戰術上,這包括預先警告示威者,讓他們得知有關風險。以2011年埃及反政府示威活動為例,示威者佔據開羅解放廣場,公然違抗當局勒令離開的命令。■圖為2011 年埃及示威者焚燒雜物,濃煙衝天。 image 3. 利用同一顏色扮團結: 從格魯吉亞「玫瑰革命」、烏克蘭「橙色革命」和吉爾吉斯斯坦「鬱金香革命」,到近年中東「茉莉花革命」,均可見示威者利用某一顏色或標誌,作為團結和凝聚群眾的手段,讓運動不致因為群眾意見不一,變成一盤散沙而瓦解。■圖為烏克蘭「橙色革命」支持者穿著橙色衣服。 image 4. 借歷史名人「過橋」: 印度聖雄甘地採用非暴力手段,擊倒壓逼民眾的不公義法律,把印度從英國殖民政權中解放出來,被視為非暴力運動的典範。這種手段成為後來者仿傚對象。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藉此幫助美國非裔民眾爭取人權;南非前總統曼德拉則藉此結束南非種族隔離政策。這些歷史人物的行為引來不少示威活動策劃者仿傚,但很多「非暴力」運動最終變了質。以去年底至今年初的烏克蘭反政府示威為例,示威者不惜強行佔領多幢政府建築物,更多次與防暴警察在街頭展開流血衝突,造成多人死傷。■左為曼德拉,右為馬丁路德金。 image 5.自發掃街 美化示威: 《從獨裁到民主》總結出198種「非暴力」手段,包括示威、遊行、罷工及形形式式的所謂「公民抗命」。文章稱,任何能削弱政權,並團結及加強反政權力量的行動,也可視之為成功有效的非暴力「武器」。例如示威者自發執拾示威現場的垃圾、組織示威者履行公民責任清潔街道等,有助凸顯示威者非暴徒或鬧事的烏合之眾,企圖以此爭取普羅大眾的信任和支持。 image 6. 破壞政權支持基礎: 夏普指出,規劃和執行反政權行動時,很重要的是仔細注意政權主要支持者和助手,包括他們的內部派系、政黨、警察和官僚,尤其是軍隊。仔細評估軍隊對政權的忠誠度,判斷哪方面可能存在弱點,削弱政權的信任根基,同時增強示威一方的力量。文章提到,當遇上民間示威,鎮壓是政權可以採取的手段,當中警察和軍隊是行動的基石。此時示威者要展示友善態度,令對方失去鎮壓的口實。示威者展示和平行徑,甚至可能獲對方同情和支持,反成為保護示威者的力量。■圖為前年巴林反政府示威者與警方對峙。 image 7. 誇大警方武力 博同情 參與示威的人多是對現政權不滿,如果能利用政權一些失誤或不當行為,不僅能進一步加強反抗情緒,亦可招攬更多人加入抗議。在顏色革命中,最常見手法是放大軍隊或警方在維持治安時的「暴力」行為,爭取公眾對示威者的同情和支持。 image 8. 與暴力示威者劃清界線 發起示威的組織必須緊守非暴力原則,因為若運動底線失守,非暴力示威亦會隨之變質。夏普稱,組織者在確保示威者遵守此原則的同時,亦要果斷與一些使用或鼓吹暴力的示威者劃清界線。香港文匯報